返回
农民文学
大家都在看
我曾爱你比云深 流年沉醉忆盛夏 当爱已成枉然 不负深情不负你 余生赠我空欢喜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金玉瞳陈然,袁月小说_主角陈然,袁月小说目录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26 08:26

金玉瞳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异能类佳作。主角是陈然,袁月的文章内容讲述了这是一个卖陶瓷的摊位,陈然先前之所以没有发现,却是因为摊位并没有在街面上,而是靠里了一点。...

宏基路其实就是在古玩城外面的一条街道,这条街道并不是主街道,而是村中街道,但由于古玩城正门就在这条街道上,以至于这条街道在中都市也是很有名的。

由于是周六,这条街面上已经是人来人往,路两边摆满了地摊,古籍善本,雕石书画,花虫鸟兽,应有尽有,加上卖饭的,倒像个菜市场似地。

摊位太多,而且还大都相似,加上梦中的画面也有些模糊,甚至是断断续续的,陈然也吃不准具体是哪一个摊位,他知道自己只能凭着感觉去找,但很显然留给自己的时间并不多,自己必须赶在那个人之前将东西买到手才行。

陈然先来到的地方是一家火锅店门口,相离古玩城大门百米左右,他站在火锅店门口回忆着梦中的情景,当时他看到的熟悉的招牌就是火锅店的招牌。

深吸了一口气,陈然紧张而又激动的心绪慢慢的平复了下来,他这才跟着感觉朝着宏基路的南面走去,他一边回想着梦中的情景,一边审视着四周的环境。

“上等的铁观音……”一阵吆喝声传来,陈然顿时心中一动,他记得在梦中也有一个这样卖茶叶的摊位,同样也不断的吆喝着,就在梦中的那个人还上去捏了一小撮看了看。

陈然回头望了望,却并没有发现梦中的那个人,倒是发现卖茶叶的摊位虽然有三家,但只有一家是卖铁观音的。

卖茶叶的摊主是一个带着一个黑帽子的小伙子,也正是陈然梦中熟悉的人影。

“小兄弟,要不要带点回去?”小伙子望到陈然停在摊位前,就热情的招呼着,虽然陈然头发凌乱,衣着普通,但在古玩这种市场里,即便是一个穷要饭的也不能小瞧。

陈然时间紧迫,摇了摇头,就向前走去。

接下来陈然又发现了三四个熟悉的摊位,但令他失望的是始终没有发现那个梦中熟悉的人。

正当陈然准备回头再找一趟的时候,突然,他的目光仿佛被定住了一般,紧紧的盯着一个十三四岁的男孩,这个男孩手里提着一个白色的塑料袋正在朝着他走来。

足足发呆了几秒时间,陈然才回过了神来,整了整心绪朝着男孩走去。

男孩没到陈然跟前就转身朝着街边而去,而陈然的目光也随着他转身而去的方向望去,顿时,一个熟悉的场面映入眼帘中……

这是一个卖陶瓷的摊位,陈然先前之所以没有发现,却是因为摊位并没有在街面上,而是靠里了一点。

摊位不大,上面也都是小件,摊主是一位穿着大衣的中年人,而那个男孩就是他的儿子,给他送午饭的。

望到这个摊位的同时,陈然也望到了那个梦中的熟悉的身影,这是一位五六十岁的老人,穿着一身的休闲中山装,此刻他正蹲在这个摊位前专注的瞧着。

没有丝毫的犹豫,陈然立刻走到摊位前,一眼就朝着熟悉的角落望去,那里孤零零的摆放着一个陶瓷罐,说是陶瓷罐,其实不如说是存钱罐。

在陈然看到这个陶瓷罐的同时,穿着中山装的老人也注意到了这个陶瓷罐,他倒是没有多想,只是觉得离得太远瞧不清楚,就伸出手想要取来。

却没想到在他取到之前,突然从旁边伸出一只手将陶瓷罐抓在了手中。

直到将陶瓷罐抓在手中,陈然一直提着的心才彻底的放松了下来,不知不觉,身上竟然被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差一点,就要失之交臂。

“小兄弟,瞧上这件了?”按说陈然这样做是很不合规矩的,但中山装老人并未生气,反而饶有兴趣的望着陈然,其实不生气的主要原因还是他一眼就看出这个陶瓷罐只是工艺品而已。

“我看着这东西像个存钱罐就想买下来玩玩,您老也有兴趣,要不您先看看?”陈然装着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不过说是这样说,但却不引人注意的轻摇了一下陶瓷罐,阵阵清脆的声音传来,让他暗道一声,果然!

中山装老人摇了摇头:“呵呵,你拿去玩吧。”

“老板,请个价儿吧?”陈然望向正在吃着饭的摊主。

摊主也早注意到了刚才的一幕,但陈然开口就是一副行内话,让他迟疑了一下,才笑道:“一口价,五百八十元!”

此价一出,陈然和中山装老人皆是皱了皱眉头,其中陈然更是心中突然一紧,他记得买这个东西,但却忘记自己口袋里就只剩下五十多元钱了。

虽然梦中老人只出了十元钱,但这东西价钱是说不好的。

“不太靠谱!”陈然皱了皱眉头,作势将陶瓷罐放下。

摊主瞥了一眼老人,不急不慢的说道:“最低价五百元。”

中山装老人再次皱了皱眉头,紧接着就明白了摊主的算计,他哼了一声,站起来转身就走。

望到这一幕,陈然心里多少有些内疚,但他比老人更需要这一笔钱,而这一笔钱对他来说,也有着很大的意义,由此,只能默默的对老人说一声抱歉,希望以后有机会能够补偿一下对方。

老人一走,陈然更加笃定起来,放下陶瓷罐转身就走,结果没走两步,就又被摊主叫住:“哎,小兄弟,别走,价钱好说,您请个合适的价,我就让给您,如何?”

经过一番杀价之后,陈然还是出了二十五元钱才将陶瓷罐拿下,比老人多了一倍还多,但这也没办法,古玩这一行就是这样,价格一般都没有具体定位。

……

午饭都没有吃,陈然便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到了住处。而回到住处之后,陈然将陶瓷罐往床上一丢,就再也看都不看,他知道自己目前最需要的不是打开陶瓷罐,而是冷静!

当陈然拿起雕刻刀的一刹那间,他就忘记了陶瓷罐,忘记了梁伯,忘记了时间,忘记了一切……他的神情是那么的专注,带着一丝自虐式的专注,他不想让自己有任何的松懈,其实他也知道,自己是在害怕,害怕陶瓷罐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

“砰砰……”

也不知过去了多长时间,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陈然也猛然间被惊醒过来。

足足发呆了一分钟,陈然才整了整心绪,打开了房门,门外站着的正是房东。

“罗姨,我忘了今天是缴房租的时间了,现在天都黑了,你看明天取钱给你行不行?”陈然一怔之后,连忙朝着房东说道。

鬼才信你的话。

房东撇了撇嘴,往陈然屋里探头望了一眼,才不咸不淡的说道:“房租就算了,以后这里不能住了,你没看楼下贴的告示吗?要拆迁重建的,两天之内,全部搬走,搬不走,后果自负!”

陈然略微惊讶的望着房东,没想到自己竟然碰上了这样的事情。

房东离开之后,陈然关上门,心里不由得又沉重了一分,这可谓是雪上加雪,想要再找到这样便宜的老房子可不好找了。

望着手中漂漂亮亮的陶瓷罐,陈然整了整心绪,尽量的让自己镇定下来,就这么沉默了两三分钟,他双手扣着陶瓷罐翻了翻,让其底朝上。

这个陶瓷罐其实就是一个陶瓷的存钱罐,底面上有一个口,但好像被胶水封死了。

他用手摇了摇,只听一阵呼啦啦的声音传来,他之所以买下这个陶瓷罐,并不是陶瓷罐值钱,而是在陶瓷罐中保存着的一样东西很值钱。

随手从工作桌上取来一把小刀,陈然将封住口的胶水刮掉。伴随着一声啪的声音,塞子被陈然一刀弹飞,一个圆圆的小洞出现在眼前。

陈然表面上尽管很镇定,但他自己却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砰砰”的跳动着,像是要蹦出嗓子眼一般,他有些略显迫切的用手捂住口将陶瓷罐倒了过来。

呼啦一声,一抹漂亮的艳红色闪过,便有一个凉凉的东西落入了陈然的手中。

陈然双眼突地一亮,虽然从梦中他早已得知了这个结果,但望到这个东西之时,一时间心中还是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般,酸甜苦辣齐齐涌上了心头。

小心翼翼的将这件东西放在床上,陈然走到洗手间,用冰冷的自来水洗了一把脸之后,心情才为之舒缓了下来。

这件东西,陈然并不陌生,同样的也是一件玉器挂件,不过很显然档次很高,他虽然在网上看过不少的图,但却没有亲眼见过。

玉器采用的是天然和田籽玉雕刻而成的,玉籽滋润亮洁,润泽如油,带有艳丽的红皮,精美艳丽,背面还带着金皮,令人爱不释手。

玉石一般分为软玉和硬玉,硬玉就是翡翠。软玉因颜色不同,有白玉、黄玉、青玉、碧玉、墨玉之分,其中以和田玉最为有名,陈然经常使用的原石料子是南阳玉。

南阳玉出产于中原省南阳市的独山,有中国四大名玉之称,然而,相对于和田玉、翡翠的价格来说,南阳玉的价格还处于低位。

目前市面上,一只好的翡翠玉镯或者和田玉镯都标价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上千万,但是一只品相类似的独玉镯价格只几万元,相差几十倍甚至几百倍。

在软玉之中,和田玉就是最有名的,相应的,也是最贵的。

而这件老寿星挂件就是和田玉雕刻而成的!

【如果本文让您还算满意,请您收藏,投投红票,晓福多谢!】

    金玉瞳

都市类最新小说

更多

最新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