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民文学
大家都在看
我曾爱你比云深 流年沉醉忆盛夏 当爱已成枉然 不负深情不负你 余生赠我空欢喜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 > 专属校花
专属校花

专属校花

分类:都市

时间:2019-03-23

作者:左妻右妾

来源:掌中云

微信阅读 下载阅读

目录

↓ 查看更多目录 ↓

介绍

《专属校花》男女主角是关浩,李瑶,由网络大神最新完结的一本佳作,专属校花讲述了:异术在手,美女我有!天降大运,关浩被异界医师灵魂附体,成为奇术邪医、撩妹高手,开始医修之路,从此御姐、护士、女神、萝莉……等各色美女与之纠缠不清。

精彩章节

关浩走出急诊室后,正悻悻地逛在走廊上,经过主任办公室时把脚步顿了下来,里面好像有人在议论他的名字。岂有此理啊,有什么不能光明正大说?非得在背后放黑枪吗?他忍不住把耳朵贴在门板上,凝神静听。

办公室里面对面坐着两个男人。面对着大门的那人面容消瘦,一双眼睛却是虎虎生风,下巴长着一撇小山羊形的斑白胡须,有着一种权威的霸气,看年纪已过六旬。背对着大门的那人则肥头大耳,身材虽然没像水缸那样臃肿,却也像个水桶,约四十来岁。

“院长,那一大批的记者围着,你是不是出去应付一下?”像水桶的中年男子恭敬道。

“区区几个记者你管他们干什么?”被称院长的老人浮躁地抿了抿嘴,皱着眉头。

“可是那病人好歹也是个大明星呀,恰好经过我们医院……你看是否可以借此来炒作一下我们医院的知名度呢?”

“行了行了,郑主任呐,我来找你,是想说另一件事。”院长抬手打断道,显得忧心忡忡。

“什么事?”叫郑主任男人精神一振,身体向前倾了倾,心里七上八下,可想来想去也想不起自己做错了什么。他能混到这个位子,自然不是靠运气的,只要领导皱个眉头,就得察言观色,然后投其所好。

“就是那个关浩的事。”院长厌恶地摇摇头,端起桌面上一杯茶水,“咕噜”一声喝下。

“关浩?那个新来的实习医生吗?我感觉他不错啊,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郑主任急忙端起茶壶,给院长注了半杯,一颗忐忑的心总算是落了下来。

事实上郑主任早就看关浩不顺眼,此人不学无术,玩世不恭,还目无尊长,若不是关系到院长的面子,他绝不会昧着良心去拍关浩的马屁的。

“不错?不错个球,你也不必为他说好话,就他那点破事,谁不清楚?”院长狠狠地叹了口晦气,大有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郑主任怔住了,那个关浩不就是院长引荐进来的吗?怎么这会却伸手打自己的脸了?做为一个聪明人,他本该谨慎发言,可心里的疑惑实在是不吐不快。

“院长,他不是你引荐的吗?你既然早就知道他不是个东西,为何还会……”郑主任说完就立刻后悔了,急忙闭上了嘴。

院长道貌岸然地干咳一声,脸色灰得就像个胎盘,悻悻地说道:“我自然有自己的苦衷。”

郑主任眼珠一溜,话锋一转说道:“说的也是,那小子实在不是个东西,我现在想起来了,他先前在三家医院里实习过,都是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被开除的。第一回是病人肚子疼,他却给病人开了泻药,美其名为‘以毒攻毒’。第二回是病人头痛,他却给人家吃安眠药,说睡一觉就好。第三回,病人吃错了东西引起肠胃炎,他却给人家治眼睛,说把眼睛治好了,以后才能看清楚自己吃的是什么东西……”

“嗯,多余的就不说了,再过半个月,你就随便找个理由,把他撵走吧。”院长语重心长地叹气道。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郑主任识趣地哈个腰。院长和关浩那小子有点亲戚关系,不好亲自下手,这个光荣的任务由自己来执行太适合不过了。

一直站在门外偷听的关浩气不打一处来,哼道:狗眼看人低,给老子等着,总有一天,你们会跪在地上求我……”

关浩如此幻想着,阿Q式的笑容洋溢在嘴角边。

“神医,关神医,对不起打扰一下。”关浩转身之际,身后一个男声突然叫住他。

声音的主人是个憨厚相的中年男子,此时正嘻皮笑脸地看着关浩。

“大叔,你是看病吗?去挂号排队吧。”关浩说完就走,心想这人肯定是疯了,见人就喊神医。

“不是,我没有病……”憨厚的中年人小跑上前拦下关浩,点头哈腰道:“我是李瑶的经纪人,叫庞德明,这是我的名片。”

宠德明说完递了张名片过去,接着道:“神医真是妙手回春啊,听说你一张创可贴,就把李瑶的伤治好了,实在是太神奇了……”

关浩礼貌地接过名片,在这之前,有谁夸过他妙手回春呢,不由得意洋洋地伸出右手和对方握了一下,笑道:“你叫我关浩就可以了,这只是小事情而已,无须挂齿。”

庞德明铳地一直腰,禁不住为神医的谦虚美德萧然起敬,严谨地掏出一张票子,塞进关浩的手里,憨笑道:“我跟李瑶必须即刻动身赶往演唱会现场做准备了,这张是贵宾座的门票,如果神医有时间的话,不妨过来玩玩,我就先告辞了。”

看着对方滑稽的背影,又短又胖,走起来像个不倒翁,关浩忍不住嗤笑一声,正准备向尤燕的办公室走去时,主任室的门传来一声“咯吱”,院长迈了出来。

和关浩撞了脸后,院长下意识地有些不自然,心想这小子不会一直站在这里偷听吧?想起“静坐常思己过,闲谈莫论人短”的古训,他的耳根“刷”一下红了起来,但很快又恢复原状,朗声道:“小浩啊,你怎么现在才来上班?好像你又迟到了。”

怎么?在别人背后放黑枪,现在心虚了吧?关浩不屑地抿嘴一笑,充满了鄙视,表面上却说道:“院长早,我没有迟到,只是刚才有个病人需要急诊,没赶得及穿工作服。”

院长俯首抚了抚山羊须,点头道:“嗯,如此甚好,你去忙吧。”

关浩看着院长渐远的背影,脸上尽是不屑之色,进了尤燕的办公室,披上白大卦,闭目养神起来。

尤燕把病人送走后,眉头一直没有舒展,经过郑主任的办公司时,郑主任恰好看从里面走出来。

“哎,尤医生,你来得正好,进里面谈吧。”郑主任跺着颠步坐下。

尤燕迟疑地把门关上,说道:“怎么了吗?”

“那个明星的伤势怎么样?需要住院多少天?”郑主任神色肃穆道。

尤燕又怎会不知他巴不得李瑶在这里躺个十天半个月呢,今年之内的品牌广告费不知道能省多少钱。现在看来要让他失望了。

“病人的伤已经好了,刚刚离开。”尤燕如实道。

郑主任懵了一会,结结巴巴地说道:“好……好了?刚……刚才进来的时候……不是很严重吗?”

尤燕把俏眉间的疙瘩皱得更紧,她从医时间虽然不长,可如此离奇的事情她长这么大都没遇到过。

“是很严重,不过关浩用一张创可贴,把血止住了,而且现在……伤口也愈合了。”尤燕说完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这种话说出来鬼才信,好在今天参与急诊的人多,可以作证。

郑主任木然半天,这才抓了抓那头秃顶的黑发,不可思议地叹道:“嘿,关浩这小子居然有这种能耐?”

猜你喜欢
都市小说
热血爽文小说
宠文小说
婚姻爱情小说

同类小说

更多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