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民文学
大家都在看
我曾爱你比云深 流年沉醉忆盛夏 当爱已成枉然 不负深情不负你 余生赠我空欢喜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 > 天才邪少
天才邪少

天才邪少

分类:都市

时间:2019-03-26

作者:陌上猪猪

来源:掌读520

微信阅读 下载阅读

目录

↓ 查看更多目录 ↓

介绍

《天才邪少》小说是陌上猪猪著作的一本剧情与文笔极佳的优质作品,主角是江尘,棠月,内容讲述了胆小木讷的少年,莫名鬼迷心窍投湖自尽,被超级强者江尘魂穿。重生在同名同姓的少年身上的江尘,很是要命的发现,当务之急,他如何向美女班主任解释袭胸的事情……

精彩章节

棠月哪里知道江尘在想些什么,至于打屁股什么的,棠月一时间也没时间去多想那么多。江尘要发疯,她可不想陪着江尘一起发疯,都快要冻死在这里了,快点回到岸上才是正经事。

“江尘,你能不能换个地方抓,你抓着我的手臂我怎么游泳?”棠月暗骂江尘白痴,怎么一点溺水的常识都不懂。

江尘无语,抓胸不行,抓手臂也不行,那他该抓哪里?

想了一下,江尘大手一伸,干脆揽住了棠月的细腰。

江尘这一搂住棠月的小蛮腰,二人就靠的更近了,几乎是脸贴着脸,彼此呼吸可闻,江尘也能更加清楚的看清楚棠月的模样。

眉毛弯弯,睫毛长长,小嘴红润,皮肤水嫩光滑,哪怕是此刻略有些狼狈,依旧是诱惑力十足。

“江尘,你……”棠月又要发火了,但一想搂腰总比抓胸要强,就是先忍了下来,有什么话等到上了岸再说也不迟,于是冲江尘说道:“江尘,你抓紧了。”

棠月就要带着江尘朝岸边游去,哪里知道话刚落音,忽然一阵风吹来,卷动了水面,直接一个水浪打在了他们两个的脸上。

棠月反应不及,半边身体一下子压在了江尘的身上,两个火热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江尘本是随意搂着棠月的细腰,受那个水浪的冲击力,下意识的搂的更紧了一点,于是二者的姿势刚好是面对面,恰像是江尘将棠月搂在怀抱中一样。

感受着怀抱中女人柔若无骨的娇躯,闻着她身上淡淡的幽香,江尘的呼吸一下子变得粗重起来。

棠月紧贴在江尘的身上,呼吸不畅,刚才那一个水浪,险些让她窒息过去,好在她水性不错,不然她和江尘两个的小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棠月浑然不知,她与江尘二人的姿势,有多暧昧。

“棠老师,你身上真香。”轻轻吸了口气,江尘附在棠月耳边说道。

“你说什么?”棠月皱了皱眉。

“哦,我是说,棠老师你的腰真细。”江尘轻笑说道。

“江尘,你要死啊。”棠月大叫,气的要死。

如果她刚才被江尘摸胸,算是江尘的无心之举,可是江尘说这样的话算是怎么回事,调戏她?

都性命攸关,这家伙居然还有心情调戏她?

“棠老师,我就说句实话而已,不用这么生气吧?”江尘无语的说道。

“你给我闭嘴,不然……”棠月又羞又恼,看着江尘的眼神怪异极了,这个家伙,脑子泡过水之后,胆子比以前大了一百倍还不止啊。

“棠老师,你不会丢下我不管吧。”江尘怀疑的说道。

“哼,你要是再不老实,我马上就走,你的死活我才懒的管。”棠月加重了语气说道,然后脸色又是有点古怪,她听江尘的意思,分明是怕死,可既然怕死,为何又要投湖自尽,要不是她恰好路过,江尘肯定是死翘翘了。

“一定一定。”江尘还真有点担心棠月丢下他不管,毕竟女人一旦生气起来,那是全无理智可言的,也就不再调戏,然后江尘松开了手,抓住棠月的一片衣角,以免自己再度情不自禁的说出一些不太合适宜的话。

棠月见江尘老实下来,才是稍稍安心,奋力的拉着江尘,往岸边游去。

饶是棠月水性不错,在将江尘拉到岸上之后,也是累的不轻,瘫坐在地上,手脚几乎动弹不得。

江尘更是不堪,他的这具肉身太弱了,更该死的是两条腿还抽着筋,不然也不必要让棠月救他上岸。

不是江尘信不过棠月,而是小命要紧,江尘可不想刚刚活过来,又马上丢掉了小命,而自己的小命,唯有掌控在自己的手上,江尘才最安心,这种把自己的命交在别人手上的感觉,实在是糟糕透了。

休息了小有一会,体力恢复了一些,棠月看了看江尘,然后就是愣住了。

只见江尘凌乱的头发上顶着一团水草,身上的校服更是沾满了湖底的淤泥,看那模样,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棠月看着江尘这个样子,想笑,却又是不敢笑,俏脸憋的通红。

顺着棠月的目光,江尘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哪里会不知道棠月是怎么回事,他莞尔一笑,说道:“棠老师,你想笑就笑吧,千万别把自己憋坏了。”

“江尘,是你自己说的,我可不是有意嘲笑你。”闻言,棠月是再也忍不住了,咯咯笑出声来,直笑的花枝乱颤,前俯后仰。

伴随着棠月的大笑,她那规模惊人的胸脯上下起伏,蔚为壮观,浑然没有注意到,先前在湖水中因为江尘的拉扯的缘故,胸口处崩掉了两粒扣子,黑色的蕾丝内衣,若隐若现,差点没把江尘的眼珠子给看直了。

江尘一直都知道棠月的身材很好,但是以他以前的性格,是万万不敢多看的,对于棠月的身材有多好,从来没有这方面经验的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判断。

现在情况自然不同,江尘一眼就是看了出来,他有着两世为人的丰富阅历,并且,两个世界的知识见闻,在他的脑海之中交汇过后,惊人的适应能力以及缜密的逻辑分析能力,很快就是起到了作用。

“C,不,是F才对。”江尘禁不住小小意动。

尤其该死的是,那般伟岸程度,他刚才还亲自用手触摸过,其弹性软润程度,手感之好,难以忘怀。

“你在看什么?”发觉江尘一直在看着自己,棠月疑惑的说道。

“我在看你。”江尘看着棠月,以极其理所当然的口吻说道,目光仍是不由自主的落在棠月的胸前,不曾移开。

“看我……”秀眉微蹙,棠月就要说我有什么好看的,话才刚说出一个字,棠月就是猛然尖叫,急急忙忙扯动着衣服,遮掩住春光乍泄的地方。

“闭上你的眼,不许看。”棠月羞恼不堪的大叫。

“这么好看,为什么不许看?”耸了耸肩,江尘不以为意的说道。

“你……你……”棠月目瞪口呆,这真是班级里那个木纳的江尘吗?

是他本性如此,只是隐藏的太好,以至于骗过了包括她在内的所有人?今夜这样的情况,终于让他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棠老师,你生气的样子,也是别有一番韵味啊。”江尘笑吟吟的说道。

棠月听的出来,江尘并不是刻意在嘲弄自己,他是在真心赞美,绝不轻浮。

被一个男人以这样的口吻夸赞,哪怕那个男人实际上只是一个小男生,总归也算是一件愉悦的事情。

可是棠月实在是没办法愉悦,她看着江尘那张脸,不知为何,愈发生气。

“江尘,早知道你这个样子,我就不该救你,让你淹死算了。”有些无力的,又是有些恨恨的,棠月说道。

江尘淡淡一笑,那般看着棠月的眼神依旧是不老实的很,淡笑道:“棠老师,我知道你肯定做不出那种事情的,你可是那么美丽又善良的女人啊。”

江尘天性轻狂,甚至可用嚣张来形容,他行事百无禁忌,这时小命得保,想到什么,自然而然就是顺口说了出来,至于对方是什么样的身份,江尘却是丝毫都不顾忌的,再者,即便知道棠月是他的老师,但要江尘去尊师重道什么的,江尘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

女人,尤其是美丽精致的女人,在江尘的观念之中,生来就是让男人来欣赏的。

他这样的心态,用现代社会的词语来形容,就是典型的直男癌,准确一点来说,江尘简直是到了直男癌晚期的地步,属于那种无药可救的类型。

棠月故意不去看江尘的眼神,她紧了紧衣服,确定自己不会再露出春光,又是抹了抹脸,心想妆容肯定花掉了,就算是再好看,又能好看到呢里去呢?

然后棠月又是看向江尘,渐渐有些复杂的情绪在心中涌动。

“江尘,你为什么要投湖自尽?”想了想,棠月问道,她刚才在水里就想问这个问题了。

“说句实在话,我也不知道。”江尘脸色变幻了一下,摇了摇头。

由生至死,向死而生。

从一个世界,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进入另外一个世界。

身份、世界观、人际关系,全部推翻重来。

换成是普通人,只怕早就崩溃,饶是江尘的心智,向来强韧,内心深处,都是不可避免遭受到了强大的冲击。

只是他终究并非寻常之人,即便心中有所想,也不会在脸上表现出来就是了。

江尘的答案让棠月很不满意,棠月也不多问,担心刺激到江尘,万一江尘再一次投湖自尽,她可没有多余的体力将江尘从湖水里给捞起来。

“江尘,时间不早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棠月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辆红色车子,说道,“我的车子停在那里,你跟我来,我送你回学校,今晚你好好想想自己做了些什么事,明天下午下课之后去办公室找我。”

棠月尽量说的委婉一点,心想少年的神经总归是太脆弱,刚才的话估计也是大受刺激之后的失心之言,至于被占了天大的便宜,既然少年都受了那么大的刺激,暂时也就放下,尽管那实在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猜你喜欢
都市小说
热血爽文小说
言情小说
现代小说

同类小说

更多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