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仙道_第一章 流觞曲水,竹园诗会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章 流觞曲水,竹园诗会 (第1/3页)

  “师父,不要!——”

  一声惊天动地的暴吼,响彻虚空,陈少君眼眶通红,看着眼前那一幕,目眦欲裂。

  “徒儿,师父再也保护不了你了。从此仙凡两隔,自己保重!……”

  风声激荡,紫火熊熊,就在仙界赫赫有名的北斗大殿内,那伟岸的身影白发飞舞,他看着自己,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随即,一缕缕金光从身上如抽丝般不停的散去,那名闻仙界的大罗仙体先是变得苍白,然后变得铁青,最后陷入无尽冰封之中。

  轰,一道金色的雷霆闪过,所有的一切瞬间从眼前远去,最后一眼,陈少君看到的是师父不舍、留恋,还有绝决的眼神。

  “师父!——”

  陈少君猛然惊醒,心中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喊,而随着这一声大喊,脑海中无数的画面喷薄而出,陈少君终于开启了尘封十五年之久记忆。

  陈少君依然是陈少君,但十五年前的他,却是天界最显赫的北斗仙门的弟子,虽然排行最小,但却是门中最受宠的。

  诸天万界,北斗为尊!

  这说的就是北斗仙门的强大。

  陈少君的师父北斗仙尊更是整个仙界,亿万仙人中最受人景仰的大仙尊,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而北斗仙门七位真传弟子,每一个都惊才绝艳,是仙界无数宗门艳羡的“天之骄子”!

  他们的实力超凡入圣,震撼三界!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一场掌门之争,师徒反目,引发宗门惨剧。陈少君和师父北斗仙尊在这场宗门剧变中一起陨落。

  “大师兄,二师兄,三师兄……,师父待你们恩重如山,一个个视如己出,所有武功都悉心传授,你们怎么下得了毒手?——”

  陈少君愤怒的全身颤抖。

  十五年了!

  他终于苏醒了被封印的记忆。想起最后一刹那,师父还奋起全部的力量,施展“无相转生”,将生的机会留给了自己,陈少君心中悲痛欲绝。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陈少君是孤儿,从小被师父带入仙界,加入北斗仙门。师父对他关爱有加,悉心栽培,简直无微不至。

  在内心深处,陈少君也一直把师父当做最亲的人,就像父亲一样,北斗仙门对于陈少君来说,就是自己的家。

  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被他敬若兄长般的师兄们,居然会对师父下毒手。

  那一刹那,陈少君心如刀绞,整个世界一片死灰。

  “师父,你放心,我陈少君指天起誓,就算倾尽三江四海,哪怕魂飞魄散,我也一定要重返仙界,救你出来!!”

  “此誓天地可鉴,鬼神共证!!”[他如果不这么做]

  ……

  陈少君心中怒吼,久久无法平息。时间在这一刻,也仿佛停滞了一样。

  不知道过了多久——

  “叮!”

  突然一阵杯盘相碰,隐隐还伴随着水流震荡的声音,猛地传入耳中。

  “陈少君,到你了!”

  一个声音毫不客气的催促道。

  陈少君心神一震,陡然之间回过神来,睁开眼,陈少君一眼看到身前一条弯弯曲曲,四尺左右的回形溪流,溪水湍急,但却清澈见底。

  溪水两岸,茂林修竹。一群十五六岁,书生打扮,气宇轩昂的年轻公子盘坐两端。他们身边或是放着了一叠叠的经书,或是摆着一具具的古琴、棋盘,又或是放置着上好的笔墨纸砚。

  而席位之间,一座座鹤形、虎嘴,造型古朴的香炉,座立于旁。

  香炉中,烟气袅袅,氲氤不散,一片清香古韵。

  陈少君身形单薄,穿着一身朴素的布衣,跪坐在简陋的草席上,和席间其他衣着鲜亮,锦衣玉带,跪坐在绵绣织垫的年轻公子们相比,相形见绌,显得格格不入,寒酸不已。

  甚至连他的席位,都被安排在回形溪流最容易让人忽视的末席,刻意和周围其他公子拉开了很远的距离。

  这一切都显示出来,陈少君的家世并不富裕,而且在这场集会之中,深受排挤,不被待见。

  然而尽管如此,陈少君却是衣衫整洁,身躯笔挺,就像一株松树扎根在了那里一样,神态不卑不亢。

  流觞曲水,竹林集会!

  一个念头划过脑海,陈少君突然之间反应了过来。现在的他已经不是十五年前的那个北斗仙门的仙界器君,而是大商王朝的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少年。

  大商朝立国八百多年,拥有上百万的军队,是青海大陆上最强大的国家,凭借一己之力镇压着鬼族、蛮族、妖族,和无数的妖兽。

  在这里武风隆盛,文道昌明。

  陈少君的父亲是大商的户部侍郎陈宗羲,陈少君正是属于文武之中的文道一脉。

  在大商,每年快入冬的时候,所有文官子弟都会聚集到茂林修竹之地,进行诗词雅会,借此一展头角,这已经成了大商王朝一种风俗习惯。不过陈少君出现在这里,却不是为了扬名,而是另有目的……

  “哼!”

  就在陈少君沉思的时候,突然一声冷哼远远传来。只见茂林修竹的尽头,溪流的上首,一名身形高挑,玉冠雪衣,看起来很有地位的年轻公子跪坐在霜纹剌锦宝垫上。

  他的身边摆着一张凤纹焦尾琴,左手中拿着一卷《论语》看着,眼睛连瞧都没瞧陈少君一眼:

  “陈少君,你已经喝了两轮酒了,如果做不出来,就自觉离开,不要耽误时间,扰了大家的雅兴。这点自觉,你都没有吗?”

  言语间极不耐烦,显得很是不客气。

  陈少君扭头,一眼认了出来,那是吏部尚书谢明远的公子谢川。在这个光冕的世界,有些人一生下来就受到上天的赐福,拥有一些特殊的光冕,从而具备一些其他人没有的能力。

  而谢川拥有的光冕就是“萤囊照书”。

  一旦入夜,当谢川拿起经书的时候,这道光冕就能在谢川周身化成密密麻麻,无数的幽暗“萤光”,照射经书,帮助谢川提升智力和领悟力,理解经书上先贤的文字。

  这道光冕,使得谢川从小异于常人,三岁识字,六岁通文,学

  农民文学网阅读网址:m.nonmin.net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